簡體

透視中國職業技能教育:我們為啥不一樣?

發布時間:2019-06-21

6月17日上午,新上市的中國東方教育(0667.HK)召開電話會議,董秘毛超圣等高管出席,并就投資者關心的諸多問題作了詳盡溝通與解答。

中國東方教育的代表在發言中提到,公司與傳統已上市教育公司有五大區別:

1、受眾人群不同:東方教育從事職業技能培訓,年齡范圍在15-45歲,覆蓋30年人群,受眾范圍廣,這與傳統的幼教及高等教育都不一樣;

2、市場化運營,365天每天都可以招生,不受計劃限制;

3、專業可以隨需求任意開設,比如2018年開設的電子競技就是根據市場需求而最新推出的專業;

4、收費定價沒有任何限制,比如2018年新推出行政總廚課程,號稱“烹飪界MBA”,該課程的定價無需任何審批,不受招生計劃、地域、時間等限制;

5、營利性學校受稅收政策影響較小:集團旗下20多所學校是營利性學校,目前按企業類型繳稅,未來若有稅收優惠公司可受益,無稅收優惠對公司影響也不大。

6月12日,中國東方教育以接近招股價上限的11.25港元定價并正式登陸港股主板,按49億港元的募資額算,這是全球最大的教育類IPO;按發行價計,公司總市值達254.6億港元,躋身國內教育上市公司市值前三甲,僅次于好未來和新東方。

作為中國最大的職業技能教育提供商,中國東方教育旗下擁有新東方烹飪、新華電腦學校、萬通汽車教育、歐米奇西點西餐教育、華信智原DT人才培訓基地等五大職業技能教育品牌。2018年,中國東方教育實現營收32.64億元,稅前利潤6.87億元。

不過,中國東方教育依然沒能擺脫內地教育股“上市即破發”的魔咒。首發當日,中國東方教育以10.36港元大幅低開,盤中最低跌至9.60港元,截至收盤報9.92港元,首日即大跌11.82%——拋開習慣性破發、個案定價偏高、二級市場拋壓嚴重等市場因素,就公司本身和行業而言,中國東方教育和中國職業技能教育真的如此不堪嗎? 

五大動力

事實上,包括職業技能教育在內的整個職業教育賽道,當前幾乎已經擁有了天時地利人和順風順水等所有充分必要條件,在五大動力助推下,有望迎來長期的繁榮穩定發展。

其一,政策支持和政府扶持。

長期以來,我國高度重視職業教育體系建設和職業教育發展,僅2018年至今,我國就已連續出臺多項舉措,以促進優質職業教育及職業技能培訓發展:

2018年5月3 日,《關于推行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的意見》發布;2018年11月,“國務院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批復建立;2019年2月13日,《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發布; 2月下旬,《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及《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2018-2022年)》出爐; 4月4日,“全國深化職業教育改革”電視電話會議強調,要加快培養國家發展急需的各類技術技能人才;6月5日,教育部發布《關于職業院校專業人才培養方案制訂與實施工作的指導意見》……

其二,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對技術人才需求迅猛增長。

近年來,我國的勞動力市場一直面臨著技術人才緊缺的結構性問題,大量具有較豐富理論知識但實踐技能不足的新畢業生進一步刺激對技術和技能人才的需求不斷增長。就業方面,職業技能市場就業人口增長迅速,比如信息技術、互聯網技術、烹飪技術、汽車服務等。

其三,中國城鎮化進程加速推進,對職業技能教育形成龐大的市場需求。

隨著我國城鎮化進程加快,從農村涌入城市的流動人員穩步增長,但持續的城鎮化趨勢及產業升級對勞動力帶來更多的挑戰和更高的要求。盡管近年來我國職教行業培訓人次穩步增長,但勞動力市場仍缺乏熟練的技術人才。而流動人員一般受教育程度較低且缺乏專業和系統的技能培訓,鼓勵他們參加職業技能教育,以滿足城市地區的就業需要,這也為非學歷職業技能教育提供了大量的需求及市場機會。

其四,產業升級導致大量傳統產業及企業的轉型,創造了對具有更高實踐技術技能要求更高的新工作崗位需求。

由于經濟快速增長以及結構轉型,中國勞動力市場存在相當大的不匹配,熟練技術人才缺乏的結構性問題日益凸顯。據人社部資料,職位空缺與求職者的比例呈上升趨勢,從2013年的1.09增至2017年的1.16,這表明人才供需日益不匹配。另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2022年職位空缺比例將進一步增至1.20。

其五,就業競爭日益激烈,更強調實用技能。

據國家統計局資料,受人口老齡化的驅動,我國勞動年齡人口(16-64歲)總數從2013年的1,0.056億人減至2017年的9.981億人。弗斯特沙利文預測,到2022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總數將進一步減至9.928億人,這導致勞動力市場供應減少。

隨著求職市場競爭日趨激烈,未來用人單位將更強調求職者的實用技能,多元化的市場需求也將催生更多新型職業技能教育業務,也為職教行業及各職教服務商帶來巨大的商機,并對中國東方教育、新東方在線、中公教育等行業龍頭和明星公司形成長期利好。 

五大壁壘

毋庸置疑,中國職教行業的市場足夠大、賽道足夠長、前景足夠好。

據教育部及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主要由于培訓人次及學費增加,中國職業教育行業收入從2013年的6,016億元穩步增至2017年的7,681億元,年均復合增長6.3%,其中2017年非學歷職業教育及學歷職業教育分別占40.3%及59.7%;預計到2022年將達到10,623億元,2017-2022年預期年均復合增速提升至6.7%。

在職業技能教育細分市場,行業收入從2013年的630億元增至2017年的980億元,五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1.7%,預計到2022年將達到1,614億元,2017-2022年預測年復合增長率為10.5%。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報告指出,在職業技能教育賽道,民辦教育機構占據了絕大部分的市場份額,是市場化程度最高的教育細分行業之一。

然而,龐大的市場、強勁的需求以及高度的市場化,職業技能教育市場并非沒有門檻,準入壁壘切切實實存在,這對新進者是挑戰,對賽道內的頭部企業、行業龍頭和明星公司則是天然的屏障。

? 品牌聲譽:在競爭日益激烈的職業技能教育行業中,消費者認可度是使一個品牌從其他品牌中脫穎而出的關鍵因素,但新進入者難以快速建立龐大的業務網絡;

? 管理能力:課堂教育仍為中國職業技能教育的主要模式,因此,招生、教師招聘、課程開設、管理運營等關鍵因素可能會影響職業技能教育提供商的質量及聲譽;

? 優質教師資源:既有理論知識又有相關行業經驗的優質教師資源有限,比如中國東方教育4000多名專職教師本身就是非常高的壁壘,而教師流動性低至15%左右,且教師薪酬待遇和地位則相對較高;

? 資本實力:建立職業技能教育機構需要大量的資本投資,包括但不限于基礎設施建設、課程開發、留住教師、提升品牌形象及擴大校園網絡等,極大考驗現金流和投融資能力;

? 嚴格的監管許可:教育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是我國從人力資源大國邁向人力資源強國的關鍵,因此,我國通過嚴格的法律法規和各項配套制度,以規范和促進教育事業發展;對于職教機構舉辦者來說,獲得相關的辦學許可和相關批文是開辦運營前的必修功課,但隨著標準和門檻的提升,獲得監管許可的難度更大。


友情鏈接
華融金控 中原資產 上海華瑞銀行 中原銀行 恒豐銀行 重慶文投集團 國聯集團 成實外教育 中際育才 云南藝術學院文華學院
聯系我們企業郵箱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 2016年 首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備13001665號
深圳地址:深圳市福田區金田路中洲大廈21樓
教育熱線:400-006-0207
牛牛游戏五子连珠